28岁的多拉斯就坐在那里,一眼望去,满眼全是自己18岁时的影子

  以前多拉斯会睡到每天下午,然后去城墙边看几个老头推麻将,可今天还是这个点,他甚至已经洗了两遍澡,喷了足足两公斤香水,半里路之内熏人立扑。

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,多拉斯还是一言不发看着桌子上的杯垫。
“说点什么啊,你再这样我就走了”
还能说什么,多拉斯抬起头来看看窗外,我不觉得我哪里配得上你,这个结果我不意外。

眼前这个轻皱眉头的姑娘是多拉斯的女朋友,或者应该说是EX女朋友,10年前在飞行管理学院认识的。那时候的多拉斯意气风发,志在天涯,走路带风,每天早上都晨勃,脸上连根胡渣都没有,心里装的是整个世界,竞技场副本样样精通,还是酋长乐队的主唱,屁股后面跟了一大票姑娘,每一个都拿他脱掉的臭袜子当宝贝,可以说是整个学院数得着的才子。才子当然得配佳人,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奥格瑞玛门口用匕首捅野猪。
你好同学,你是哪个专业的?
牧师学院,神圣系的,什么事?
哦,没事,你好,我叫多拉斯。

周六的晚上别人在女孩身上尽情释放,而你,只能在寝室孤单的撸管

每次看见男的搂着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进学校旁边的小旅馆的时候,你除了强烈的嫉妒和自卑外,还有一个优越感,正是这种优越感才勉强保持了你的心理不会崩溃。每次早上一个人去校门外去买煎包的时候,看见学校旅馆走出来的情侣,女孩通常脸上都带着满足之后的......

每次早上一个人去校门外去买煎包的时候,看见学校旅馆走出来的情侣,女孩通常脸上都带着满足之后的绯红色,娇嫩的身体有气无力的紧紧靠着男朋友,或穿着紧身牛仔裤、或穿着漂亮的短裙,嘴里说着含糊不清的悄悄话。没当这个时候,你的心里总感到被大锤子狠狠的砸了一下,把心都给砸空了,低下头看着几个月没洗的破球鞋,用手紧紧攥住刚买的煎包,一滴滴地沟油都被你狠狠地捏了出来。每次你都有想死的感觉,一个挫穷丑矮黑的人像蛆虫一样活得这么卑微,这样的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?但总在这个时刻,你都在灰暗中找到了那个优越感,挺起了胸膛,你感觉自己伟大极了。

是啊,你们这些人大学就光沉迷在男女之间的享乐上了,你们这是在虚度光阴啊?知道为什么现在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吗?就是因为大学都忙着同居开房了,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浪费在了床上,大学是学习的地方,不是恋爱做ai的地方!真是替他们感到着急啊。每次想到这个,你就用蔑视的眼神看着那些抱在一起的情侣,然后大踏步的向自己的寝室走去,嘴上吃着煎包,心里想着:又是美好的一天,我要努力学习!但现在呢?那些隔三岔五开房的情侣们都拿奖学金,都是90几分,而班级里挂科的都是平时没女朋友天天蹲在寝室打DOTA上贴吧撸着管的挫B。看着那些情侣们互相抱着亲着庆祝,然后拿着奖学金去开房,女孩用自己娇嫩的身体鼓励着男孩,男孩则英勇的在女孩身上努力着,看着女孩迷离的眼神,喉咙里发出模糊的不清声音,兴奋的用尽全身的力气,汗水一滴一滴的落在女孩雪白的胴体上,此刻他就像一个勇敢的战士,她像一个骄傲的公主,这才是青春年华,这才是美丽韶华!

而像你这样的挫B们呢?只能回头默默的走进黑暗的厕所,然后撕碎那惨不忍睹的成绩单,把纸片全部洒进蹲坑里,看着它们落到了满进了粪坑之中,却激荡不出半点粪水,就想屌丝一样,活在这个世界上,悄无声息.扔掉成绩单,你无力的靠在肮脏的厕所里,喉咙发出几声低沉的干嚎,嘴角突然感到很咸,原来泪水早已经满面.内心的空虚像潮水一样涌过来,完全击溃了自信,为了排遣空虚,你只好哆哆嗦嗦地用手拉开拉链,眼睛看着厕所昏黄的灯光,脑子里想着自己暗恋的女孩,干枯的手无力地套弄着,嘴里无力的念叨着:韶华易逝,红颜易老......

大学毕业,别人或者呆着女友回了故乡,或者和女友在火车站挥泪分离,无论是分还是合,至少都证明他们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青春,至少他们真的快快乐乐活过,轰轰烈烈爱过,没有辜负花样年华。但是你呢?只能一个人拖着破箱子默默的离开,连头都不回一下,因为对这个学校,你只收获了痛苦和屈辱。毕业之后,你们只能找到诸如清洁工这样的工作,一个月800,富不了也饿不死,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活着。偶然经过大学城,看见小旅馆里走出来,映在阳光下的那一张张年轻的脸,旅馆对面是网吧,走出来的则是一个满头杂毛,皮肤灰暗,两眼无神,精神萎靡,长满青春痘的学生,看到这一切,呆呆地站在原地,仿佛看见了过去的自己,嘴巴里默默重复着一句话:这就是我,这就是我……

此时,细心的人会发现,你的眼角有泪滑过。。。。。。

清明.达拉然坠落的身影

每年的清明,空气里都满满的浸着各种哀伤愁绪,随手拧几下,都掉出个把故事:
晚上组进了个宝库团,在达拉然城外的浮石上坐着,等满员开打。忽然一道身影从身后飞纵而下。以为是D或骑士玩蹦极,于是尾行了下去,看到一个骑士的尸体piaji在地上。。把他/她复活了起来,而后有了后面的对话--

[御御]悄悄地说:谢谢你
[御御]悄悄地说:不过我是自杀的~
发送给[御御]:^^
-------
[御御]悄悄地说:你在这里做什么呢?
发送给[御御]:等人。
[御御]悄悄地说:我等的人不知道我在等他
发送给[御御]:直接点嘛
[御御]悄悄地说:相对无言了已经
-------
[御御]悄悄地说:死树上了,这次活不了了
发送给[御御]:-_-
[御御]悄悄地说:^-^
[御御]悄悄地说:他能找到我复活我就原谅他
--------

这个算是自挂东南枝吗。。。

杭州一周小记..

长夜漫漫 无心睡眠 小通了一个宵
来到杭州10多天了,没有去西湖,没有逛大街,上班-下班-电脑-睡觉-上班.
似乎回到了曾经我最讨厌的按部就班生活中,我最反感的重复.
恰巧今晨又听到了HANK的完整版<循环>,不由心生同感!

做了许久的PHP,又做了一阵子Java,没成想来到杭州之后又机缘巧合的干起了前端页面,但是很悲剧的发现自己忘记了许多javascript基础代码,昨晚做一个效果死活想不起document这个玩意....
而这几日又不停的熟悉jquery,之前对JS/jquery一直停留在能用即可,会用就成的层面上,现在才发现技到用时方知少!人这辈子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.
so... Q我不回不要鄙视我了,我是在努力努力的充实大脑啊!

说说这一周的杭州印象吧,
初至杭州是在一个阴沉沉的早晨,到了杭州发现和我想象的相当不一样,至少西城区是不一样的,直到现在我也是认定杭州(西城区)就是一放大版的东营,感觉上甚至没有济南发达.但前天被人狠狠鄙视: 那是因为你没去市区看!
再说吃,在山东人中我算是比较喜欢吃米饭的,来杭州之前家人还说到了南方你有的是米饭吃了,不用再逼我们给你做米饭了. 结果呢,我是完全吃不惯南方的米饭!!又干又硬和北方的完全是两种风格! 吃了两天后完全受不鸟了,四处开始找水饺店与面馆. 不过谢天谢地10天之后的我已经能很淡定的干掉一碗米饭了!
最主要的是要谈一下杭州的土特产,杭州是什么土特产呢? 这个你得问宇哥,宇哥为我送行时再三念叨着杭州的土特产啊土特产啊特产啊....
宇哥曰: 杭州土特产=美女
都说杭州出美女,可我实在是不敢苟同啊,看长相,大部分还都是可以的.但是再看身高就完全受不鸟了...
(此处省略3x字.....)

明天开始清明三天小假,完全不知道怎么过,想去西湖吧,又实在没什么兴趣.
我是个不爱出去玩的人(宅),还是个伪geek,在我想象中西湖和广南水库貌似没有什么差别.
所以这几天的安排估计是: 睡觉-电脑-睡觉, TMD,又循环了!
罢了罢了,太阳出来了,我要睡觉了.
杭州你好,杭州再见!

神风已逝,只留耻辱———中华崛起路上再无日本

一则昨天的新闻,令我无言:
自卫队拒绝首相菅直人的命令,不愿派人浇注核反应堆。随后,警察厅发表声明,愿意接替自卫队进行“自杀式浇注”,并向自卫队求助防护装置。
第二天的新闻中,也许是终于感到了羞愧,自卫队终于派出直升机浇水。可惜为时已晚,数量也远远不够,原本壮烈的飞行员最后几乎成为“作秀”的演员。
在此,我必须对这位飞行员、对仍留在第一线的180名抢险队员表示最大的敬意。无论如何,他们都是勇士。

但是,仅仅是这样了吗?这整个民族,竟只剩下这百多个男子汉了吗?!
这还是那个唱着大和魂,喊着“一亿玉碎”的民族吗?这还是我们印象中那群坚强、刚毅乃至疯狂的敌人吗?
当初为了国家民族的未来奉献一切振兴大和的明治英雄们、高喊“效忠天皇”驾驶飞机撞向敌人的神风少年们若泉下有知,想必会嚎啕大哭不能自禁吧。
连我都失落了。我对日本有着深刻的恨意,哪怕是地震海啸也未能让我悲痛。但眼见这一整个民族竟堕落至此,还是令我错愕。